Warning: include(phar://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/index.php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phar error: internal corruption of phar "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" (actual filesize mismatch on file "index.php") in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 on line 9

Warning: include(): Failed opening 'phar://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/index.php' for inclusion (include_path='phar://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:.:/usr/lib/php:/usr/local/lib/php') in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 on line 9

Warning: session_start(): Cannot send session cookie -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(output started at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:9) in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qqworld-passport.php on line 265

Warning: session_start(): Cannot send session cache limiter - headers already sent (output started at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:9) in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qqworld-passport.php on line 265

Warning: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-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(output started at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qqworld-passport/lib/wechat/weixin.sdk.phar:9) in /home/edzbecom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wp-favorite-posts/wp-favorite-posts.php on line 418
 Vol.67、岁月日渐斑白了双亲的鬓角,也磨平了我棱角的锋芒。 - 耳朵合集 - 耳朵的主人 edzbe.com

Vol.67、岁月日渐斑白了双亲的鬓角,也磨平了我棱角的锋芒。

耳朵的主人²º¹⁸   发布在:耳朵合集 / 2019-05-19 /  1,660次收听

6630560890838849251

岁月不留痕迹地走着,夕阳好心的留下满天醉人的画迹,时光染白了双亲的鬓角,光阴也偷偷的坐在我的担子上。

 

某处看到了上方的这段美文,岁月这词挺沉重的,离家许久,工作确实是挺忙的,忙得我巴不得真身一分为五,一晃五月中下旬,呃,光阴如梭,看着膝下儿女日渐成长,我慢慢的变老了,很长一段时间,思绪只能到这里了,只能意识到自己慢慢的跻身跃进油腻腻的中年。

 

父亲是医生,工作地点在泉州老家,离厦门距离并不是太远,所以每周周末要么带孩子们回去,要么他们双老自己开车出来抱孙子孙女,我和兄长有各自的住所,并没有住在同一个行政区,所以父母每次来访都是这边待一会,那边待一会,看着他们奔波,平日里总是嘱咐开车慢点,再无其他,突然间意识到并没有十分的关心到位,这点是做孩儿的没有做到位,我自省。

 

今天父亲一直纠结他的车挡风玻璃为什么一直雾雾的,他这样一说,我大概想到是室内外温差和空气湿度的差异导致挡风玻璃凝结水汽,父亲的意识状态里挡风玻璃结水雾应该是在车内侧,可以擦拭的,但是他擦了就没擦不掉,是挡风玻璃外部的,所以他坚信是车挡风玻璃占到了油渍,我和他从29楼端了一脸盆的洗衣液水下到车库要擦拭挡风玻璃,我测试了,绝对是水雾温差问题,但是父亲就是不信啊,一直肯定他的认知是对的,好的,那你就是对的,谁让你是我爹呢!我们一起用洗衣液水擦拭了玻璃,然后开出车库出去跑了几圈,嗯,还是一样的问题,我把吹前挡的风开大,嗯,雨刮器一刮,那些水雾就自己消失掉了,我没有再反驳父亲,当然他肯定也知道我说的是对的,但是人家是我爹啊,怎么可能承认他的想法是错的呢,好的吧,没事,这事就这样解决了,后来的我,学会了不和长者争论,不管他们是不是对的,反正我知道是不是对的,他们说对就对。

 

回到车库,父亲突然间想到,车载的音乐已经一年多没有更换了,就把内存U盘拆了递给我,让我帮他更新下歌曲,他说,那些歌太老了,换一下。这个活让我压力很大哈,首先,他的听歌喜好我只能在我童年的印象里寻找。从我三岁记事的时候开始,家里就有一台黑白的15寸电视,然后21寸Panasonic彩电,然后卡带机,然后JVC三碟VCD机,还在家里装修了一间卡拉OK房间,这些电器那时候我还小,并不是我该碰的,都是父亲自己的专属,虽然到最后,卡拉OK房间里面的大型D音炮的喇叭上的磁铁都被我拆出来玩了。我在印象里搜索,父亲买回来的碟片,有火风《大花轿》,有张艺谋巩俐的《古今大战秦俑情》,对了,还有我最爱看的李连杰的《中南海保镖》,呃,走题了,说的是歌曲,好吧,回到歌曲,罗文;甄妮《铁血丹心》,汪明荃《万水千山总是情 》 ,叶启田卡拉OK全集,卓依婷歌舞卡拉OK 全集….

 

我把我所有记得父亲唱过的歌都下载下来了,为了下载高音质,我还开了网易云音乐的VIP,然后才发现,呃,这些老歌,码率都不高的哈,哪有高音质…

 

歌是下载好了,耗时3个小时,然后突然间有一种思绪,呃,那时候我还多小哈,我爸多潮啊,喇叭裤、花衬衣,领子还得立起来,工作的时候穿的深蓝色西装我印象尤新哈,然后有点想哭,因为突然间意识到他们都老了,比我老得快得多了。

 

父亲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,母亲是个很勤劳的妇人,超持大大小小家务,甚至连下一周我们这些孩儿们在厦门家里要炖的汤的原材料,土猪肉,农家土猪排骨啊,鸡啊鸭啊,都给我们配置好了。

 

今天和父亲要一起下楼去擦拭汽车挡风玻璃的时候,在电梯里,我突然间想到,如果我脱离现在的生活,回到还是一事无成的模样,我爹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吗?如果我没有钱,他还会这样看待我吗?还是和青春期一样,看到我巴不得想要踹死我,就当没生过。

 

这个问题很深刻,我不知道,很多人现在看待我其实都高看一眼,我承认,也享受以此带来的优越感,回乡下村里,那些村官,对我说话也哈气低腰、热情无限的,没有对待穷人百姓的那种蛮横,我改变不了什么,人性就是这样,所以尽力改变的只是自己,只是摆在亲近的人身上,我真的很想知道,包括我的媳妇,我就在想,如果我破产了一事无成了,她还会和我在一起吗?她们90后追求的物质生活,应该是高于感情生活的,这也是社会病态,无可厚非。

 

其实我就是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金牛座。

 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这是一种悲,所以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好好的孝敬双亲,我再也不是那种让他们放心不下的熊孩子,这也回归了另一个问题,要让他们放心,我必须过上平稳的生活,磨平我所有的棱角,虽然有些抗拒,但是回头转念一想,这不也挺好的吗?希望生活顺心顺意,父母身体安康,这是我最真诚的愿景。

 

然后再吐槽一件事,我的母亲,因为我帮我父亲更新歌曲了,她找我要了个U盘,要我帮她下载她们舞团的广场舞歌曲,我有给她买了个广场舞音箱,这些都好说,问题是,呃,她要的歌曲,人家本来原唱是4/4拍的,会被改成3/4拍、3/8拍…我只能查看她们的视频,去判断她要的歌的版本…头疼啊,头疼也得干啊,谁叫她是我娘呢…..继续下载广场舞歌曲去了,这一期合集就后面再更新音频吧,我是在给我父亲下载歌曲的时候突然有感而发,赶紧登陆上耳朵的主人写下来。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当前页面共有 20 位小伙伴留下痕迹,您也可以参与评论。

耳朵音乐盒 随机听歌 听众留言